又搬家了,这回搬到了Buzz上,去http://www.google.com/profiles/goldengrapeblog#buzz看我吧,还可以方便的讨论哦
  • 另外,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创意:

    如果,编辑器做的像wiki那样,用两个方括号括起来某一个词,就是一个超链接,而这个超链接的地址是用双引号在google上搜出的第一个超链接,于是,整个世界,就wiki了。

    推荐一下Markdown,这是一个编辑工具,可以把文本转换成html或者xml的格式,与wiki的编辑模式很类似。我很喜欢这样来写东西,比如用一个星号表示列表,缩进等等。比用word一边排版一边写,最后搞得自己乱七八糟要强。写作和排版,一定要分开。

    Dingus则是其中有一个基于Web的应用。大部分blog SP对safari的支持都不好,害得我写blog的时候,要自己写html标签,用不了他们的所见即所得的编辑器。这次终于找到这个利器,不用自己写br了。

    插入链接、图片也很方便。用得很开心。向所有用苹果的blogger推荐。


    update: 对了,写文章不标出处是不对滴。马上改正: 请参阅:


  • 材料:
    瓷杯子一个,要有把手的
    油50ml
    花生米无数
    盐1g
    厚手套一只
    金属叉子一只,或者普通筷子
    餐盒一个

    方法
    将油倒入杯子,放入微波炉,最高火力,1分钟
    戴好手套,取出杯子,放好,小心加入花生米,至油恰好没过花生米。加的
    过程中小心不要溅出热油。花掉30秒
    放入微波炉,加热2分钟
    戴好手套,取出杯子,用叉子或筷子将花生拨到餐盒里,不要用塑料叉子,刚放进去就软了,加入盐,搅拌。花掉30秒。

    共4分钟。
    可以重复加热油,炸新的花生米。

    结果
    油炸过程中,未发现明显油烟,不会引起烟雾报警器报警。放凉后,花生米口感清脆,质地均一,约6oz花生中,有一粒炸糊了。炸糊的花生米体积小于半粒普通花生,部分花生分为两瓣后质地与其他完整花生没有显著性差异。

    讨论
    考虑在此实验条件下,炸糊的阈值体积在1/4~1/2普通完整花生体积之间,当花生米的体积小于此体积时,炸糊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炸花生米过程中,油的温度很高,从塑料叉子瞬间变软估计,温度应该在150摄氏度以上,但过程中无油烟出现,取出时未见油沸腾,因此温度小于300摄氏度。完成后,注意瓷制杯子是热的不良导体,不可以直接用手接触,以免烫伤。

    结论
    用微波炉可以油炸出口感清脆的花生米,并不产生油烟。
  • 公司管理的目的,或者说公司内部政策的目的,是使员工执行可传播的最佳对策。
    管理层公布了某项政策,有从其字面上可以表述的目的,暂且称为政策的显性目的。
    员工们面对这项政策,必然有各种对策,(当然执行政策的显性目的也是对策之一),这些对策中有好有坏,有的容易被其他员工所模仿。而且当给定足够多的员工,以及足够长的时间,所有可行的对策都有可能被某一个或者几个员工执行。对于最有利于员工的对策,即收益最大损失最小的对策,给予足够长的时间,会被大部分员工所模仿、传播,成为主要员工面对某个特定政策的对策。暂且称之为政策的实际结果。
    那么一个政策的显性目的,和一个政策的实际结果,往往是不相同的。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如果在制定公司某一政策的时候,就预先估计到政策的实际结果,那么就可以使政策的实际目的=政策的实际结果,也就是说预见到“下有对策”,让实现某一对策成为设定某一政策的目的。
    很绕吧,就是说,如果已知员工非常逆反,那么想让员工往东,就要公布一个鼓励往西的政策。
    从上面的例子也可以看出,不可以让政策的接受者明了政策制定者的意图,不然员工知道你想让他往东,就不论鼓励往东还是往西的政策,都执意往西。
    那么就要求:管理层与被管理层分开,管理层内部统一。
    如果满足这两个要求,就可以公布一些特定的政策,其字面上表述的目的是显性目的,与其实际目的并不相同。
    本贴不许联想,禁止回复。
  • tag之间的从属关系。
    看了看blogbus的tag,还挺有意思的,单独把一个tag列出来,有点像bbs的感觉,那个叫tach什么来的tag网站,没保存,忘记了地址。应该也差不多。
    不过感觉不足的是,有些tag实在太过泛泛,没有什么很明确的意义,而且满眼乌泱物泱的一片云图,看得人眼晕。
    所以我觉得tag之间应该有一定的从属关系。比如我这里排名第一的podcast,应当是属于电脑网络这样的tag吧,当然一个tag也可以属于几个不同的tag,又或者,可以给出两个tag之间的“距离”或者相关系数。
  • 今天在MIT zigzag上发现,通过iTunes订阅的图标指向的链接是一个以itpc://开头的xml文件,点击以后,竟然可以直接通过iTunes订阅。立刻尝试了一下其他的RSS,看来只要是xml,放在itpc://后面都可以自动加到iTunes的podcast订阅中,只是如果RSS没有指向媒体,恐怕就无法显示了。正在进一步评测中。这样就可以一键订阅了。cool!
    http://web.mit.edu/zigzag/ http://www.apple.com/itunes/podcasts/techspecs.html
  • http://images.apple.com/quicktime/pdf/QuickTime7_User_Guide.pdf
    以前没有好好研究,今天突然想起来,去google answer上搜索了一下"add url quicktime”,还真的找到了一篇
    学习了一下以后总结如下:
    #先建立一个文本文件
    #然后用QT打开这个文本文件
    #再用QT输出,选择“文本转换成文本”and“带描述符的文本”
    #用文本编辑打开,会发现:
    {QTtext}{font:Geneva}{plain}{size:12}{textColor: 65535, 65535, 65535}{backColor: 0, 0, 0}{justify:center}{timeScale:1000}{width:160}{height:48}{timeStamps:absolute}{language:33}{textEncoding:0}
    [00:00:00.000]
    {textBox: 0, 0, 50, 160}第一行文字
    [00:00:02.000]
    {textBox: 0, 0, 50, 160}第二行文字
    [00:00:04.000]
    每一行的默认显示时间是两秒,可以在此更改 其他的属性可以以后到QT里面更改。
    再用QT打开这个文本文件,全选,然后选择你需要添加文字的录像,编辑》添加到影片或者添加到所选并缩放。
    窗口》显示影片属性》选择文本轨道,调整视觉设置,我喜欢把透明度设成混合,形成半透明的字幕效果。

    如果要加入超链接,先进行上面的操作,把时间定好,超链接的格式是
    {HREF:http://goldengrape.blogbus.com}金色葡萄的blog{endHREF} 也是插入到时间之后就可以了
    不过,这一套操作可真是够复杂的。最好用apple script把它串起来。
  • 在podease上发现一个可以跟踪人脸的技术。也许用matlab也能实现吧。不过有人做出现成的,实在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情。

    不错,估计下几个应用:
    1、控制镜头的跟踪。
    不过 这意味这买个新的硬件,我不喜欢。
    2、虚拟的控制镜头跟踪。
    先拍摄个背景,比如是一个镜头画面的三倍,然后跟踪人脸,走的边上时,把刚才拍的画面补上一部分,看起来还在中间的样子
    3、识别前景、背景
    先拍个背景,然后识别人脸,以及其他运动的部分,与背景比较,区分出前景。相当于自动识别出两个图层。这样,编辑的时候可以改变背景的图层,加动画、3D....比用蓝幕布要强。

    最后这个想法最帅,可以用来拍电影了。比如拍自己和自己对话,自己先站着说一通,然后在站着的位置摆个东西作标记(比如冰箱),自己再站在标记的旁边再说一通。然后取出前景,放在一起。

    可以在一个画面上识别几个目标?如果能区分出多个图层,那可帅呆了。




  • 刚知道google的中文名,叫谷歌。唉,套用苹果评论微软的话来说就是:"totally no taste"
    谷歌?拜托,古哥都强些。本来是个隔壁宿舍Geek大哥的形象。而且很多企业形象,现成的俗语,宣传……都没有了, ”外事不明问google,内事不明问LP“,现在成了”外事不明问谷歌“。 难道是为了表现google.cn的”浪漫“气质。 faint, faint to death。
    话说重了
  • 突然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
    你可以用一个词(W1)在google上搜索,于是得到一个搜索的结果数量(S1)。
    用另一个词(W2),也可以得到一个结果的数量(S2)。
    然后是搜索W1 W2,得到S12
    搜索W2 W1,得到S21
    那么S12/(S1*S2),和S21/(S1*S2)的意义可能是什么呢?
    如果google足够大,是否反映了某种P(W1|W2)或者P(W2|W1)
    于是,我们也许可以通过google或者其他什么搜索引擎建立一个词汇的贝叶斯网络,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也许是语言的理解,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含义。
  • 抢占“道德的制高点”。这似乎是一种论战时候的最佳策略。但只是感觉,没有实验证据。也许仔细分析每年的大专辩论会,可以得到类似的结论。比如设定某些指标,定量测量辩论中使用道德作为武器的次数,以及收益。
    而道德似乎总是不稳定的。而且有诸多诠释的可能。很容易被利用。
    那么儒家对道德本身的研究,是否就注定了它将被作为专制的统治工具?
    与其他人讨论的时候,别人也会无意识的先进行问题的道德评判,而后在此基础上分析问题。
    我觉得顺序不对,应该是首先分析问题本身,然后提出改变参数以后对当前状况的影响,最后再筛选出符合道德判断的解决方案。
    同时也希望对于医患关系这样的问题,能够跳出抢占“道德制高点”这样的论战方式。找到一种公正客观的描述。不然的话,一次医疗改革失败,下一次就无法借鉴前次的经验,只能从头开始了。而这一次究竟失败了没有,失败在哪里,为什么失败,谁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