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搬家了,这回搬到了Buzz上,去http://www.google.com/profiles/goldengrapeblog#buzz看我吧,还可以方便的讨论哦
  • 为什么对比敏感度的测量使用正弦分布光栅视标?

    2008-04-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oldengrape-logs/19067925.html

    这是一个简单而复杂的眼科专业问题。 对比敏感度懒得解释了,自己去google或者wiki。

    不知道人们是否问过,为什么用来测试视力的视标是黑白分明的,而测量对比敏感度的视标是渐变的灰度图,而且亮度是按照正弦曲线变化的?

    如果有兴趣,非专业的病人,可以在接受对比敏感度测量的时候问问大夫;专业的眼科同道,可以在开眼科会的时候问问正在讲对比敏感度的发言人。

    基本上是个能够噎死人的问题。国际会议噎死个把老外也是不难的。

    不过这样开会的时候摆着踢馆的架势去是不对的,所以现将答案公布如下,供有兴趣搜索过来的人查阅:

    因为眼屈光系统是(基本上是)一个线性不变的系统,所以当输入为正弦(余弦)信号的时候,经过屈光系统的成像,输出将为同频率的正弦(余弦)信号,只是有衰减和相移。 

    举例,比如平行光经过圆形的瞳孔成像,没有像差的情况下,在眼底将由于衍射形成Airy斑,基本上是个圆环套圆环,于是产生的像里面有好多个空间频率。

    正弦(余弦)函数是线性不变系统的一个本征函数。 前几天读到《傅立叶光学》的时候突然明白的。真是非常佩服最早使用正弦光栅查CSF的先驱者。

     

    分享到:

    评论

  • 看到上楼的描述,感觉有些不全面。
    查遍国内外资料也找不到有那篇文章认为:对比敏感度检查应该使用或最好使用光栅条纹作为视标。
    光栅条纹的应用只是对比敏感度检查的一种表现方式,但不是一个经典的应用,而且它导致了临床应用上的不能被广泛理解,因为它的结果是以C/Deg表述,即便读者是长期的临床医生,相信能准确表达这个结果的人也是少的可怜,更不用说与患者沟通了。
    它的另一个问题是没有解决光栅360度方向问题,也就是说一旦患者有散光,那就是一个重大问题了。
    其实国外在检查对比敏感度中,最先应用的是“字母视标”,如Bjerrum (1884),Ludvigh (1941),现今一直在用的有Waterloo Four-Contrast LogMAR VA Chart和Smith-Kettlewell Institute Low Luminance Card (SKILL)。
    光栅条纹视标目前在国际上也不是被广泛认同的对比敏感度检查中的标准视标。
    再强调一点:光栅条纹并不能代表正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