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搬家了,这回搬到了Buzz上,去http://www.google.com/profiles/goldengrapeblog#buzz看我吧,还可以方便的讨论哦
  • 抢占“道德的制高点”。这似乎是一种论战时候的最佳策略。但只是感觉,没有实验证据。也许仔细分析每年的大专辩论会,可以得到类似的结论。比如设定某些指标,定量测量辩论中使用道德作为武器的次数,以及收益。
    而道德似乎总是不稳定的。而且有诸多诠释的可能。很容易被利用。
    那么儒家对道德本身的研究,是否就注定了它将被作为专制的统治工具?
    与其他人讨论的时候,别人也会无意识的先进行问题的道德评判,而后在此基础上分析问题。
    我觉得顺序不对,应该是首先分析问题本身,然后提出改变参数以后对当前状况的影响,最后再筛选出符合道德判断的解决方案。
    同时也希望对于医患关系这样的问题,能够跳出抢占“道德制高点”这样的论战方式。找到一种公正客观的描述。不然的话,一次医疗改革失败,下一次就无法借鉴前次的经验,只能从头开始了。而这一次究竟失败了没有,失败在哪里,为什么失败,谁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