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搬家了,这回搬到了Buzz上,去http://www.google.com/profiles/goldengrapeblog#buzz看我吧,还可以方便的讨论哦
  • 。。。对于爪族的思维波的研究已经有条不紊的展开,利用“爪族记忆存储器”,我们可以记录爪族共生体对单体的输入/输出信号。在预试验中,我们要求爪族志愿受试者按照指令控制其一个单体(a),比如在跑步机上持续向前运动,然后记录该单体思维波的输入/输出信号,并分离该信号。然后根据此信号我们建立了一个神经网络控制模型,运行在带有思维波接受装置的计算机中,控制程序中图标的运动。受试者通过屏幕可以观察到图标的运动。

        第一阶段:我们首先将原先被控制运动的单体(a)与受试者共生体完全隔音。受试者被要求把计算机假想成本身的单体(a),并控制其运动,通过屏幕获得反馈,不断调整、训练。

        第二阶段:我们将受试者所有的单体放在同一环境中,并要求受试者把计算机假想成本身新的单体,并控制其运动,通过屏幕获得反馈,不断调整、训练。在此阶段,我们发现单体(a)与屏幕中图标的运动保持高度的一致。

        第三阶段:我们要求受试者逐渐抑制单体(a)的跟随运动,仅仅靠思维波控制程序中图标的运动。

    通过这三个阶段的训练,我们已经初步能够使爪族共生体控制屏幕中的元素运动。经过三个地球月的训练,受试者可以高速控制计算机屏幕上的鼠标运动。以上训练获得的能力我们称之为粗大运动。。。

    。。。在今后的研究中,我们打算:

    1. 以fMRI测量爪族共生体各个单体在使用新的脑-机界面时的脑区活动

    2. 在粗大运动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更为复杂的精细运动

    3. 利用同一个模拟机,模拟两个或以上受控单体

    4. 完善动作-思维波的翻译机制。减少训练时间。

     。。。

    本研究对人类远程控制机械臂活动能力,有重要的意义。。。

    ========

    我打算贡献出控制左脚小拇指的运动神经,来换取控制一台Gundam。或者,原来从骶丛里找到原来接在尾巴上的那一点点运动神经。唉,怎么给退化了呢,否则还是相当灵活的啊。不知道皮层将会是怎么重新映射的。

     

  • 最近认真研究《深渊上的火》。对“爪族”非常感兴趣。共生体是以音频作为各个单体之间的交流方式,感觉似乎带宽有限,那么对于视觉这样的大流量数据,如何能够在各个单体之间传递呢?又,如果音频的带宽可以满足视觉信号的传递,那么在其中加入一点点单体识别的代码似乎很容易。对于战斗用共生体而言,单体识别的代码又是有优势的。因此,从爪族的进化上来看,单体识别代码似乎是应该出现的。而原文中的描述表明,当不同共生体的单体之间距离很近以后,思维波会互相干扰。
    一个有进化优势的表形没有出现。呵呵,似乎被什么给屏蔽掉了。这是个新的科幻创意啊。这个科幻小说可以以论著的形式来写。
    比如《爪族单体思维波的封闭位点》,Introduction里面是爪族的一点基本资料,以及上面的推理,还有一些爪族疾病的资料。Methord是突变类爪族生物的基因,Result是封闭几个什么基因以后,类爪族单体无法形成共生体,而增强子又怎样怎样,特别的,根据序列比对和隐马尔科夫模型加神经网络的分析,发现在某一个与思维波接收相关的基因常规是保持沉默的,讨论里面则是讨论这个基因对爪族进化的意义等等。做几张电泳图,进化树,放几个bar图。真是一篇不错的小说。如果可以称之为小说的话。